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网曝医院 > 文章 当前位置: 网曝医院 > 文章

针头导管断在婴儿血管里5年未取出,榆林星元医院借钱给孩子父母带娃治病

时间:2024-05-1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针头导管断在婴儿血管里,5年未取出,医院借钱给孩子父母带娃治病

    2018年12月,白海海5个月大的儿子在榆林市星元医院因鼻泪管手术感染输液,拔留置针时针头最前端1.5cm长导管断在了血管里,因随血液流动,经手术未能取出。5年多过去,针头导管位置找到,流至面部。不管手术与否,都有风险。星元医院此前一直以借款形式给患者看病费用,截至目前已借出19.9万元。

孩子头上的那道疤,一直是父亲白海海心中的一道疤

出事 针头导管断在男婴头部

    2018年底,白海海刚出生5个多月的小儿子桐桐鼻泪管堵塞,夫妻俩带孩子去榆林市星元医院看病。当时做了鼻泪管疏通手术,不但没通还感染了,又去该院打针,2018年12月28日护士拔针时,留置针针头导管断在了孩子头部的静脉血管里。当天星元医院通过B超检查确定了针头导管的位置就在头部,“他们医院没办法解决,所以当晚就组织救护车,并委派一名护士将孩子转送至西安市儿童医院取异物。”

    在西安市儿童医院再次检查,同样发现了头部皮下的管状回声物。然而,2018年12月30日手术时却又找不到针头导管了,医生说可能是因为血液流动改变了存留位置。

术后,再也没能找到针头导管。五年多过去,针头导管至今未取出。

2019年起,白海海夫妻俩带着孩子全国四处求医,西安、北京、上海、呼和浩特都去过,一直没找到针头导管的确切位置。

    直到2023年10月,在北京待了一个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终于找到了针头导管,已经顺着血管流到了左侧颈部,“问了好多医生,基本上都说不敢取,没有过先例,6岁娃一旦碰到面部神经就面瘫了,手术损伤大有风险。”白海海说,不取也有风险,针头导管顺着往下流,流到心肺如果出事就没有抢救时间了。未来是会吸附到血管壁上还是快速流动,都不好说。

    今年3月,白海海带孩子再次来到北京儿童医院,这次B超,针头导管又找不见了,做CT要等一周,孩子那几天一直在生病,无奈他们又回到了榆林。

    4月7日,在榆林市星元医院做CT,这次清晰地看到,15.2mm的异物在左侧颈部,“前几年找不上,医院认为我们难为他们,这次找到了,医院也不得不承认了。”

图为榆林市星元医院

揪心 针头导管在血管中漂移

    2018年12月28日,榆林市第四(星元)医院超声检查所见,桐桐左侧颞部皮下似可见直径约0.8mm、长约15mm的细管状高回声,距表皮约1.3mm。

当日,桐桐在该院的一份住院修正诊断显示:“1.鼻泪管探通术后并感染。2.头皮异物可疑?”

    西安市儿童医院手术记录显示,拟施头皮异物切除术,向头尾标记侧延长探查切口,逐层分离,仍未见条索异物,进一步沿静脉走形B超探查耳前、颈部区域,未见异物,进一步探查至心脏,未见异物信号。若异物存在,可能已经漂移。

    2023年10月16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超声检查诊断报告单显示,左侧腮腺内下缘、局部颈外静脉属支(下颌后静脉)腔内可见一管样结构,长1.7cm、粗0.1cm,局部静脉内径0.27cm。左侧下颌后静脉腔内管样异物(结合病史可符合套管),局部静脉腔内未见血栓。

4月7日,星元医院给桐桐拍的CT影像显示,左侧颈部可见15.2mm异物

形似针状的异物长达15.2mm

    4月23日,星元医院医务部对财务科的一份“暂借治疗费用的说明”显示,患儿桐桐2018年12月26日以“鼻泪管探通术后2天伴发热1天”之主诉入住该院儿科,28日患儿静脉输液完毕后,护士取出留置针后,发现留置针头(聚全氟乙丙烯软管)前端缺损,急查头部B超回报:左侧颞部皮下似可见细管状高回声。

    29日,患儿转至西安市儿童医院诊治。2019年1月10日,患儿家属来院称患儿在西安市儿童医院行手术治疗,但术中未找到留置针头前端缺损部分。考虑到目前患儿体内留置针头(聚全氟乙丙烯软管)前端缺损部分尚未取出,患儿年龄小,后续治疗等情况复杂。

    医院愿意和家属一起积极寻求诊疗办法,查找针管,解除潜在风险。患儿家庭经济困难,已经在西安市儿童医院就诊花费部分费用,后续将在北京等医院检查治疗。

后悔 鼻泪管没治好还闯了大祸

    5月6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见到了白海海一家人。“挺后悔的,当时如果有现在的生活经验,就不会给儿子做鼻泪管手术,鼻泪管不通不会有太大的影响,顶多就是眼泪多。”提起那次鼻泪管手术,白海海的妻子李女士说,星元医院眼科在榆林比较好,当天就做了鼻泪管探通术,没想到后续会带来这么大问题。

    留置针针头部分是用一大片胶布整个固定在孩子左侧头上的,12月28日护士拔针时,因为胶布揭不下来,用剃头推子将胶布整片剃下。

“护士拿着胶布离开时,我说你让我看一下,结果一看,发现留置针没有针头部分了,针头断在了血管里。”李女士说。在当时的照片上可以看到,留置针用一大片胶布粘着,针头前段大部分缺失,胶布上沾满了碎头发。

留置针用一大片胶布粘着,针头前段大部分缺失,胶布上沾满了碎头发

    说到这些,李女士时不时眼眶泛红,去星元医院,鼻泪管也没通,流脓感染特别严重,还把针头导管留在娃娃血管里,头上切个大口子也没取出来。

图为同批次的留置针针头

无奈 上幼儿园签了免责协议现在桐桐

    已经快6岁了,上幼儿园大班,“入园前我们跟校方签了免责协议,娃娃在幼儿园里发生什么意外,与园方无关。”李女士说。

    今年9月,桐桐就要上一年级了,白海海一心想着在孩子上小学之前,能把血管里的针头导管取出来。之前做过一次失败的手术,也让桐桐妈妈对接下来的治疗方案更加谨慎。“现在针头导管的位置就在面部神经底下,做手术一定要把风险降到最低。作为母亲,我无法允许和接受再在儿子身上试错了。”

    李女士说,儿子不到半岁头上就缝了9针,当时伤口只有五六厘米,前几日测量,现在伤疤已经长到了10厘米。“当年手术打开后找不到针头导管了,又往上、往下打开找,所以伤口大。”白海海说,手术做了四个多小时,最后也没取出来,孩子头上留下一道大疤,这个位置头皮缺失,已经不会长头发了。

变故 为了娃生意也撂了 理发馆服装店都关了

    白海海有理发的手艺,2013年在榆林开了自己的理发馆,认识了妻子,两个人共同努力,先后车房都买了,也相继有了女儿和儿子。2018年9月,夫妻俩又开了一家童装店,本以为日子能越过越好,后来儿子就出了这个事。

    “为了娃生意也撂了,时间精力都顾不上,没几个月,两个店都关了。”李女士说,今年年初,白海海提出想卖房,“我硬压着不让卖,房子卖了真就连个家都没了。家里有两个老人要赡养,有两个孩子要上学,儿子病情类似的国内也没有成功手术先例,得到处打听去看病。

    然而,每次找医院拿钱,都找不到人、说不上话。

卫健部门协调,也说让医院简化流程,我们希望医院能赔偿这些年的损失,并能给出一个书面的处理说明,以便今后给娃看病不用那么费劲地满医院跑。”

“借钱” 以为“借钱看病”是“凭票报销” 五年“借了”十几万元

    白海海说,现在主要的生活就是带孩子看病,找医院“借钱”。

    2018年,拔针时针头导管留在了孩子体内,刚开始看病、带孩子做手术等,都是家属自己掏钱。

    2019年,医院答应“出于人道主义”给白海海借钱医治孩子。几年来,白海海的日常就是从医院“借钱”带娃看病,钱花完了拿着看病的医疗、交通、食宿等票据,再去医院“借钱”,再带娃去看病。

    而这个“借钱”,在白海海眼中,一直等同于是“报销”看病所产生的花费,是医院在负责。白海海说,这几年医院至少给他“借钱”,让他带娃检查看病,自己也一直想着能大事化小。

    今年3月从北京看病回来后,再次跟星元医院沟通“借钱”检查,遭到一位王姓副院长拒绝。

    今年4月,屡次沟通后,星元医院提供给白海海的一份暂借治疗费用的说明上,最后一句说:“经医院研究决定,同意给患方暂借贰万元整(20000元)用于患儿到上级医院诊疗。待纠纷处理时,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部分费用。”加上与王副院长不愉快的经历,白海海意识到,借钱与报销的不同。

    问及这笔费用将来怎么办?白海海先是沉默,“我也不知道……这次的欠条五一节前已经打了,但钱到节后还没转给我们。如果人家打官司起诉我,我是不是得还?”他说,目前从医院借出十几万元。

    5月12日晚,白海海表示并未收到上述的2万元借款。

医院 “你找卫生局了,那你就找上级单位”

    5月7日上午,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和白海海夫妻俩来到榆林市星元医院,找到了白海海提到的王姓副院长询问事件进展。

    王姓副院长:你要有什么结果?

    李女士:想要一份书面报告。

    王姓副院长:要书面报告具体跟张主任(处理医疗纠纷的工作人员)说,你要提无理要求我没办法。

    白海海:我们这不是无理要求吧?

    王姓副院长:我不知道你提的啥要求。该承担的责任我们以前都承担了,你找卫生局了,那你就找上级单位,我们给你处理不了。

    紧接着,王姓副院长打了一个电话,便以要开会为由离开办公室。

    在电梯口,记者询问处理进展,王姓副院长称不便透露,要找院办负责宣传人员,“现在上级单位已经处理了。”记者问:“那医院是否就不再协商解决?”对方回答:“我不方便说这些。”

榆阳区卫健局 时间久远仍未定性 但留置针产品没问题

    随后,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和白海海夫妻俩一起来到王姓副院长口中的“上级单位”——榆阳区卫健局。

    此前负责处理协调此事的工作人员了解到上午的情况后,立即联系榆林市星元医院询问处理进展:“不能光写材料,实际问题要解决。不能往外推,不能这样的态度,该咋处理咋处理,上次开会说得好好的,不能出尔反尔。”

    工作人员说,此事已经几次开会协调,因为时间久远,确实不好处理,家属可以先提出一个近期的处理方案,长远目标之后再提,同时让医院拿出个流程性方案。

    “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把东西取出来。”工作人员说,至于借款,最后肯定会有处理办法,“医院对这个事承认,这个不存在争议,最后款也不成问题。”工作人员说,此事的性质现在没有定论,是不是事故还没有认定。

    目前,针头导管的位置已经找到,现在取出来是核心问题,“留置针头导管留在血管里的原因,现在时间长了,但调查了留置针产品没问题,不是三无产品。是不是人为原因不清楚。”

四点疑问

1.护士拔针时为何会用推子?经榆阳区卫健局协调后,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和白海海夫妻俩再次来到榆林市星元医院。

    记者找到王姓副院长提到的张主任,张主任说,目前针头导管所在位置是下颌静脉,具体情况由院方一负责人介绍。该负责人说,第一,这不是手术留下的;第二,它不是针头,是个软管;第三,患者娃娃那时候不到1岁,现在已经快6岁了,软管对他的生长健康没有影响。

“不管是质量也好,护士的操作也好,只能说是个意外。”护士拔针时为啥会用电推子推,这样的操作是否符合规范?“这个事情我不清楚。”该负责人说。

2.为何给钱看病是借款形式?

    该负责人说,这几年医院以借款的形式,给了家属19.9万元让孩子看病,“这就是个医疗意外,但是我们得为患者着想呀!事情已经发生在我们医院了,我们只能负责到底。”

医院既然要负责任,为何给家属的看病费用都是“借钱、打欠条”的形式?“医院和患者产生矛盾了,需要由第三方司法鉴定,家属不愿意走这个程序,不愿意第三方来调解。等你把病看好了,把管管取出来,谁对谁错就清楚了。”该负责人说。

3.下一步怎么解决?

    该负责人说,现在建议家属尽快给孩子把针头导管取出。“2023年11月在北京儿童医院已经找到,任何手术都有风险,现在是家属不愿意承担这种风险。家长矛盾的点就在这儿,现在对娃娃影响不大,但取这个又有风险。”

    他说,卫健委组织座谈了两次,“现在家属要求赔偿误工费,就是要钱也得有个公正的司法鉴定,认定是谁的责任。家属给医院提的要求,有些达不到,就卡在这了。”

    后续还继续借款给患者看病吗?负责人说,现在导管已经找到了,“要么手术取、要么不取,家属要有个态度。我们医院也可以做手术取,但有这个事后,家属不信任我们。”

    5月9日,该负责人联系记者说,目前院方联系到北京两家医院,可以给孩子做手术,但两家医院的联系方式无法提供。

4.针头导管留体内有啥影响?

    “患者最近一次找到针管,还是在我们医院做CT。它随着血液的冲刷可能会走动。”

    上述星元医院负责人说,针头导管现在在静脉,从静脉到心脏,最后到动脉的末端会停住,不管走到哪,它不会堵塞,相当于粗管里套了一个细管,包括心脏供血等,“现在这个东西实际留在他体内,不会对他有任何影响。”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针头导管断在婴儿血管里 至今5年未取出

上一篇:商丘妇幼保健院4885份出生证失窃 时任科长被判8年

下一篇:没有了

健康导报是正规期刊吗.. | 联系《健康导报网》 | 关于《健康导报网》
合作微信ID:jkdbscn  |   QQ:360403972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  |  电话:QQ:3604039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