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情民生 > 文章

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小沙镇增辉社区陷塘自然村:整村被强行征用 村民流离失所难生存

时间:2008-10-16    点击: 次    来源:健康导报    作者:沈英维 游龙 - 小 + 大

原来的水田被修建成房屋

         原来的水田被修建成房屋 

 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小沙镇增辉社区陷塘自然村:

           整村被强行征用 村民流离失所难生存

本报记者沈英维 游龙

   日前,浙江舟山定海的读者向本报反映称,从2006年底以来定海区小沙镇政府在征地手续不完善的情况下,就强行填地,甚至随意动用定海区公安局、武警和边防派出所的警力阻止百姓提意见,征地拆迁一片混乱,百姓怨声载道。
  该读者还表示,如今陷塘村已夷为平地,但是村民的医保、住所、就业等问题仍得不到解决,村民们一向政府反映上述问题就遭到重重压力,如今已身心俱疲,对未来生活充满担忧。
  近日,记者赶往舟山市小沙镇进行调查采访。
欺骗、利诱、威逼,政府征地花样百出
  陷塘村隶属于舟山市定海区小沙镇增辉社区,由于地处沿海深港,地理位置优越,2006年被舟山市政府选为定海工业园的一期重点工程——日本辻产业船务有限公司用地,并安排小沙镇政府主持征地工作。但在房屋拆迁、土地征用、集体资产评估、开山爆破等多方面,镇政府前后政策有很大的出入,当地村民拒绝签字。于是,镇政府征地花样轮番上阵。
  村民们告诉记者,在房屋拆迁之前,政府曾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的方案和公告,如在期限内签订拆迁协议的可享受每平方米计200元的各类奖励政策;被拆迁人全家户口已农转非的不符合迁建安置政策规定的,可以享受调产安置;年龄和建筑面积符合条件的,可以享受分户析产,并且还发放了《分户析产申请表》,但村民们签完字后发现,政府并没有按公告的政策和方案执行,如超期签约的钉子拆迁户反而享受到更高的赔偿标准,调产安置变成了货币补偿,《分户析产申请表》更是废纸一张。“这不是政府欺善怕恶,言而无信吗?”一位村民激动地说。
  至于一些不肯签征地合同的村民,小沙镇政府采用的是类似封建王朝“株连九族”的办法。据村民们解释,如果有哪户村民不肯签约,政府工作人员就在这户村民的家人或亲戚上做文章,只要有子女或亲戚在舟山企事业单位工作的,他们就会通过待业、下岗等方式给对方施加压力,许多村民就是为了保住亲人的饭碗无奈之下签了字。村里的土地也未幸免,同样遭到“株连之罪”。在征地过程中,即使不是户主签的字,只要家里有一个人签了,镇政府就强行把全家人的所有土地都填了。
  “有位村民出于气愤,在自己的签名后面打了个大大的‘?’ ,可谁能想到即使是这样的签名也被政府认为有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这样一个细节。“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没给我打过电话,也没有上门做工作,就直接把田填掉了!”还有几位村民说了自己这样的遭遇。

   征地程序模糊   百姓有苦难言
  地方经济要发展,本该是百姓高兴的事情。百姓何以强烈反对?是欠缺发展思维吗?那为什么2004年国家征用部分村民土地修建公路时,陷塘村村民二话没说就以每亩6000元的价格出让了土地。如今,每亩18000元的价格为何就遭到了反对呢?
  农民的土地搞商业开发,是《宪法》不准许的,《宪法》只准许政府修学校、医院、敬老院、公园和公路等公益事业征用农民的土地。《宪法》规定土地是农民集体所有,集体所有就是农民所有。
  据村民们介绍,陷塘村土地资源稀缺,人均水、旱地总共才0.6亩,因此十分珍惜这些土地。自从政策出台后,村民们采取了极大的忍耐和克制态度,没有出现过激行为,都是从理性的角度提出他们的正当要求。所以征地时他们多次要求有关部门提供土地的正式批文,却屡遭拒绝,村干部甚至拿出空白的《峙岙塘经济合作社土地征用协议》让村民们签字。
  记者发现,部分土地征用协议上征用一方的公章盖的是“舟山市定海区小沙镇增辉社区管理委员会”的印章,另一部分则是该村村委会的印章。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相关条例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批准;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
  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长个人不能代表“村民集体”出让土地,出卖集体土地,要村民大会决定,70%以上的村民同意才有效。可是记者了解到,在开村民大会的时候,只有少数几位陷塘村村民参与,70%的村民却是增辉社区下属的其它村的村民。甚至于有的陷塘村村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村民大会,村干部根本没有通知陷塘村所有村民。
  陷塘村的土地竟然由村民组织向村民征收,实在令人费解。村官完全成为实施征地的镇政府的帮手,而不是维护本集体的利益。原因是可以霸占政府拨付的土地补偿,小沙镇政府与村官形成一种利益交换关系,权益受损的却是陷塘村全体村民。
  在村民的土地承包证上,记者还发现《承包土地变动登记》一页上,国家2004年征地建公路的土地,在当年10月土地发生变动后,11月相关单位就已签章。小沙镇政府既然说2006年被征用的土地合法有效,那为何至今仍没有相关部门在变动登记上签章呢?小沙镇政府对此疑问,曾这样对村民们回复:“该地块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经由上级有关部门批准、程序到位、手续齐全、合法有效。”

集体资产评估显失公正    补偿资金未到位就开工
  “我们村有悠久的人居历史,定海工业园区未开发前的村落是经过我们当地祖祖辈辈几代人的艰辛创业与付出才形成今天这个现状的,当我们从此要背井离岙去过新生居民生活的时候。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帮助我们解决生活和生产中存在的实际困难以及一些正常、合理的要求。”当地村民说起这话的时候就难抑心中的愤慨。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政府相关部门单向评估、单向定价,完全视村民的合理要求于不顾,采用强制政策,在补偿资金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开进大型的挖掘机、推土机,强行进村施工。
  随后记者来到陷塘村所在地,现在的陷塘村已经是一片开阔的平地,进驻企业开山炸石、围海造田。根本看不出有村民居住的痕迹,取而代之是船务公司大型的钢结构厂房和施工单位散落的简易棚。据记者粗略估计,该船务公司经营用地有1000亩以上。
  当地村民失地后即失去最基本的谋生手段,记者询问村民在征地后政府有没有安排就业岗位时,村民们都说没有,就连去镇政府和社区讨要工作都要看政府工作人员的脸色。
  村民们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土地管理法》简章说,在小沙镇政府眼里,土地公有制就等于土地的政府所有制,更是地方政府所有制,地方政府掌握着绝对的权利,镇政府凭借这种权利可以随意废止农民的承包经营权。我们村民稍有意见,镇政府就用强制性权力来应对。
  在农村,政府大量征用农地,转手以低廉价格吸引投资,将其变成工业园区。小部分则变成城市房屋建设用地。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作为垄断型土地商人的地方政府,总是极力压低给农民的土地补偿。农民根本没有权利拒绝政府的交易要求。他们以商人面孔出现,又以公共权力作后盾,农民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现在,小沙镇镇政府成为现有土地制度的最大受益者。它们既获得了倒卖土地的收入,也通过经营土地刺激了工商业投资和房地产繁荣,官员们的财税和GDP政绩实现了双丰收。
  小沙镇镇政府和增辉社区的做法遭到陷塘村村民的严重质疑,陷塘村已经从地图上消失了,可是政府制造出大量的失地农民,他们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已蜕变为镇政府所有制和村官所有制。村民们手上拿着土地承包权证,眼中含着泪水,满肚子的委屈和不平只能深深的埋在心里。
  土地维权是当今影响农村政治安定的主要因素,我们国家实行的土地管理制度被称作“世界上最严格”的制度,竟然还有当地政府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的确应该引起政府高层的高度关注和深刻反思。
  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会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促进社会和谐,必须抓住农村稳定这个大局,完善农村社会管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证农民安居乐业。必须切实保障农民权益,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广大农民根本利益作为农村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成片土地被开发了 

成片土地被开发了

村民被逼签字出现问号 

村民被逼签字出现问号

上一篇: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没走运,武威表哥书记火荣贵还荣贵?

下一篇:投资黄陵血本无归--对陕西黄陵县一起投资纠纷的调查

联系《健康导报网》 | 关于《健康导报网》
渝ICP备19017565号  |   QQ:1823310770 (360403972)  |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  |  电话:17008054000(合作)  |  
%>